Tag Cloud

開朗本性

  • Posted on 一月 31, 2016 at 5:21 下午

「留下來參考。說不定哪天可以用在婚禮大盤,或者陶罐上。」「我不知道你還會畫畫。」哈里斯昌德拉道出了看法。「畫畫、捏玩具、捏罐子,都靠這雙手。」米圖一面忙著完成描摹,一面低聲說,不「這跟廟宇上的形狀很不一樣,跟我們常見的也不大一樣。」蘇倫德拉也提出了看法。「沒錯,這是時母河階神像畫派的畫法,我想不是很古老。」米圖回他說。「走吧!走吧!老太太們,我們上路吧!」老戴見到那些村婦拜完神之後,樂悠悠地聚在一起,不免緊張操心起來。於是他們慢慢出發了 ,此時心無恐懼。見到熟悉的神龕,再加上那些乞丐走掉了 ,使他們恢復了開朗的本性。
「早知我們要去時母河階神廟,就該從村裡帶隻山羊來 。」「山羊可不會喜歡坐火車的。」「可是那些雞也沒怎樣啊!」「雞反正沒有思想的。」「你是發神經了?還是聰明過頭?」「瞧瞧那邊!大門上掛的花環是怎麼回事?」「一定是有人結婚。」「才不,才不呢,你沒見到人家在準備拜辯才天女。」「對喔!村裡今天下午和晚上也要拜她。」「她真漂亮。」「那件紗麗有織金的,我很肯定。」「才沒有,不可能的。可是瞧瞧人家把她的眼睛畫得多好。」「那頂冠真難看,好像外國人戴的帽子。」「這些彩色燈光一加上去,真是夠看的,可不是?」他們站著窺視著那小小的院落,看著幾個年輕人正忙著為神像穿衣打扮。這回輪到蘇倫德拉開口警告大家了:太陽開始熱了起來。冬天的早上開始得晚,他們得加緊趕路。村民對他的緊張取笑了 一番,但還是跟隨著米圖開步走了 。偶爾駛來一輛黃色計程車,像頭水牛般怒吼,由一個大塊頭錫克司機駕駛,從他們身邊呼嘯而過。村民見到繪飾成五顏六色的搬家小客貨車,滿載著準備開工的男人,還不用怎麼閃躲,但見了計程車卻避之唯恐不及。

神廟拜拜

  • Posted on 一月 31, 2016 at 5:20 下午

米圖來到這座水源旁邊的空地上停了下來,村民圍著他集合,一面驚訝於剛才經過的這個廣場之大。老戴找出了站長給他的紙條,開始唸著上面寫的街名以及他們要走的路線。村民馬上嘀咕起來,說這太難走了 ,他們走不來.,他們怎麼能按圖索驥找到那些街呢?最後米圖站出來,以恭敬態度建議老戴說,大家最好分成小組來走,不要拉大隊,而且每個搬家小組都要抄一份路線街名帶著。接著是七嘴八舌的爭論,不過很快就平息下來,因為接下來要做的事,讓大家都感到很震驚。巴柏拉說他要去逛逛喬林吉區的商店,米圖則說想去拜訪時母河階神廟傪那裡的陶匠。一提到時母河階神廟,村民不約而同叫好,於是就決定先去神廟拜拜,蒙受加持之後,再尋路前往豪拉。
到了這時,村民已被大群乞丐團團圍住;衣衫襤褸、病容滿面的女丐,抱著臉色蒼白、衣不蔽體的孩子,可能還牽個正在學步的失明兒童。男人夾著枴杖,裹著繃帶,不是少了手腳,就是少了眼睛。發育不良、骨瘦如柴的兒童或成群、或單獨地圍上來。這些乞丐對著村民哀嚎,或者詈罵,或者扯著村婦的紗麗裝,偷摸他們的行李捆,他們死盯著村民,乞討的動作絲毫不放鬆。村民被這外來干擾纏得頭昏腦脹,先是感到喪氣,然後漸漸轉為火氣。有人出言侮辱,有人回敬,斥令也不當一回事。米圖走進了 一條小巷裡,光線還是很暗,密密匝面的商店樓上是住家,家家戶戶晨起上香,走在巷中嗅得到香火氣息。村民像迷途羔羊似地跟在他後面邊走邊看。他們身後還有些乞丐緊追不捨,若即若離,近得足夠繼續花言巧語地乞討,又遠得不至於產生威脅感。真是一幕驚心動魄的遊行場面。來到街尾卻見到有座小神龕,粉刷成白色,一邊是女神肖像,俗麗但很迷人,拜神則要到裡面,那悅目的黑色線條只有加爾各答的巧匠才能掌握。村民駐足觀看,想起他們村中的小神龕,隱蔽在榕樹下,棕色而且破破爛爛,但是神龕橫飾帶上有一排生靈造型,突顯這是生靈守護神的小廟。米圖在肖像旁邊坐下來,手指順著上面的線條滑動,從黑色到綠色,再到紅色,然後又回到黑色。那些村婦認為既然在這裡暫停歇腳,就順便在此開始一日之計,做早上的拜神功課。男人則放下行李捆,坐下來抽薛。那些婦女踏上搬家公司三層台階,魚貫走進黑暗的神祠裡面,心滿意足地聚在一起等著輪流拜神,做這日常功課為她們的心境帶來了平靜。米圖從折疊的披巾裡取出新本子和一支鉛筆,很仔細地照著牆上的神像具體而微地描繪著,尤其留意地畫出乜斜眼神和所有的渾圓線條。蘇倫德拉興趣盎然地看著他描摹,村中的文書哈里斯昌德拉也是「你為什麼要畫圖?」蘇倫德拉問他。

大雪降臨

  • Posted on 一月 31, 2016 at 5:12 下午

那天晌午,他們帶這位新客人到林中散步,看看那座矗立在四十哩外、滿山積雪宛如油漆般閃閃發光的南葛,帕爾巴特峰 。 一行人走著走著,雷菲克和樂琳忽然開溜,雙雙消失在林子裡。伊斯邁夫妻感到有點不是滋味。夫妻倆默默地、侷促不安地,就像新來乍到的客人,自顧自繼續散步,不時停下腳步來觀賞室內設計。沒多久,雷菲克和樂琳又追了上來,但他們臉上^看不到絲毫的滿足和倦怠,反而露出一副歇斯底里的模樣兒。這兩個男女剛認識就爭吵,而且吵得還兇。這會兒,他們一言不合,竟然在主人面前打起架來。兩個人臉龐上早已經布滿爪痕。她伸出,來,狠狠踢他幾下。他哀叫起來,伸手甩了她一巴掌。她扯起嗓門厲聲尖叫,舉起手裡怜著的皮包,沒頭沒腦往他身上摔過去,然後又伸出腳來狠狠踢他。他膝頭一軟,摔倒在地上,整個人滾落下長滿荆棘的山坡。他渾身傷痕,血淋淋,一面吼叫一面從山坡底下爬上來,一把抓住她的皮包,扔到山谷中往後它就靜靜躺在那兒,直到大雪降臨,把它沖刷走。她看到自己的皮包被丟掉了 , 一屁股在地上坐下來,放聲大哭,就像一個小孩。一看見她哭成這個樣子,他那滿腔怒火登時煙消雲散。他趕緊跑到她身邊,低聲下氣,哄慰她。她一頭鑽進他的懷抱裡。「大家都跟著他的速度走,而她負責看著掉隊的人,帶他們歸隊。」杰德夫朗聲笑說。黎娜也咧嘴笑了 ,因為知道這話不假,她的確比很多年紀比她輕的人還能走遠路。「要是你們還需要什麼,就到站長室來,我們已經接到鐵路總局的指示,要好好照顧你們。」這人匆匆走開了 ,馬上又被一群人圍住,向他提出請求。「大家準備好了沒有?」老戴喃喃問說。然後米圖和老戴帶頭走在前面,村民魚貫踏出了席達車站,來到外面清爽的黎明中。
這座古老車站前面龐大的空地上,林立著腳踏車和三輪車,車夫蹲在車子旁邊,有些在吃東西,有幾個還在睡覺,大多數都是邊抽菸、邊打量,看看從車站裡走出的人堆中,有哪個是可能會雇車的。陽光照在車輪上,也照在一輛高大的馬車上,車夫纏著頭巾,高高在上地坐著,對一大家子人發號施令,看著他們把箱子、籃簍以及包袱等塞進他身後的空間。到處五光十色、熙來攘往,然而此刻,兩者似乎搭配得天衣無縫,甚至連嘈雜也幾乎帶著韻律感。村民往前走去,一路引起騷動,頻頻有人向他們招呼,忖民訝異萬分,大震懾住了 , 一邊抹著眼鏡,一邊左顧右盼,想弄清楚這片金屬叢林的中央是什麼樣子。
米圖喝叱那些車夫,叫他們走開,一面把村民集合起來,要大家跟著他走過搬家公司廣場。這回是蘇倫德拉和黎娜幫忙盯著脫隊的村民,趕他們歸隊,見到有人停下歩來,看著亂哄哄的場面發呆時,就追過去拉他們,或者幫忙另一個村民調整行李捆。當他們走在聚集的拖車與發動中的黑色客車之間時,見到了廣場周邊櫛比鱗次的商店和建築,由家家戶戶的陽台、曬出的衣物、色彩與交疊晨影串連起來。眼前出現了 一座小平台,上面有幫浦,有人正在那裡洗銅鍋,或者沐浴。

喀什米爾度假

  • Posted on 一月 31, 2016 at 5:11 下午

這對夫妻經常碰到奇人奇事。他們喜愛藝文活動,屋裡總是聚集著一大群作家和音樂家。「這趟朝聖之旅,路上,你有沒有遇到一個名字叫樂琳的女孩?」「美國女孩?」「她吿訴我們,她打算到艾瑪納錫洞窟走一趟。」進香亞齊兹一路疆不休,向我鐘疆馬夫,如今卻公開靈警?「太巧了 !她也在你們家住過嗎?」「她和雷菲克差點把我們逼瘋了 。」這椿奇遇〔伊斯邁說的〕開始於斯利那加城中、官邸路上一家名叫「印度咖啡屋」的餐廳。一天早晨,伊斯邁在那兒遇見蕾菲克。雷菲克是西塔琴演奏家。在印度,你若想成爲一位音樂家,你先得熬過一段漫長、艱辛的室內設計學徒階段。儘管雷菲克今年快三十歲了 ,儘管根據伊斯邁的說法的琴技十分出色,但至今猶未闖出名號來,只能在地方電台舉行演奏會。最近的一場演奏會即將舉行。爲了養精蓄銳,雷菲克特地前來喀什米爾度假,爲期兩週。他身上沒什麼錢。愛才如命的伊斯邁,立刻邀請這位素昧平生的音樂家,到他那棟坐落在古爾瑪格村的小別墅,小住幾天。雷菲克拿起他的西塔琴,就跟伊斯邁走了 。
這樣的安排,雙方都很滿意。搬進別墅後,雷菲克發覺,這對夫妻眞能了解藝術家的氣質和性情。他們欣賞雷菲克的音樂;雷菲克在他們面前賣力演出。別墅中的日常作息,也很能配合雷菲克的生活習慣。賓主聚集在客廳,喝酒聊天,聽了 一整晚的音樂,直到午夜才吃晚餐。日上三竿,大夥才起床吃早餐。下午,有時候按摩師來訪,手裡拾著一只印上他的名號的黑色小箱子,裡頭裝著按摩的工具。之後,倘若沒下雨,賓主就結伴到松林中散步。大夥有時採集蘑一姑,有時撿拾乾枯的松果,帶請雷菲克下去走一趟,看看他能幫上什麼忙。就在這一瞬間,雷菲克的假期毀了 ,他整個人迷失了 。約莫過了 一兩分鐘,他回來了 ,卻彷彿變了 一個人似的,再也不是伊斯邁夫婦認識的那個文質彬彬、跟他們一塊到林子裡摘蘑菇的西塔琴演奏家。乍看之下,他就像一個著了魔的人。在這短短一兩分鐘內,他變成一個征服者,但在征服對方的過程中,他也把自己整個人交了出來一椿情緣、一個爆炸性的設計關係,就這麼樣建立起來。雷菲克杷馬夫打發走後,帶著這個名叫樂琳的美國女孩回到別墅來。他吿訴主人,樂琳想在他們家住幾天。他們會介意嗎?他們能不能騰出一個房間來?伊斯邁夫妻一聽,呆住了 ,但又不能不表示同意。

樂琳的故事

  • Posted on 一月 31, 2016 at 5:10 下午

「他家裡有老婆孩子,」亞齊兹說,「老爺,您就別向『光光局』檢舉他吧。」馬夫伸出雙手,不住揉撫著我的雙腿,然後伸出額頭來,在我的鞋子上使勁磕著。「老爺,他家裡很窮哦!您就別扣除他的薪餉吧。您也別要求政府吊銷他的seo執照。」馬夫緊緊摟住我的大腿,一個勁的用他的額頭摩擦我的膝蓋。
「老爺,他不是一個老實人,他是一隻該死的豬玀,可他家裡實在很窮,您就開開恩,別向『光光局』檢舉他吧。」這兩個傢伙彷彿在唱雙簧,把我當成一個觀衆。「好吧,好吧!」我說,「我不向觀光局檢舉他。」馬夫倏地站起身來。他那張寬闊的、喀什米爾農民特有的憨厚臉龐上,看不出任何表情1^只是在幹活而已。他伸出手來,乾淨俐落地撣掉褲子膝蓋上沾著的塵土 ,然後從口袋中掏出一疊盧比鈔票,挑出五張,當著我的面遞到亞齊兹手裡。
這就是亞齊兹替他求情的代價。莫非,前一天下午,這兩個傢伙就已經達成某種協議?甚至,早在好幾天前,他們就已經設計好這一幕? 一路上,亞齊兹喋喋不休,向我抱怨這個馬夫,難道只爲了多賺五個盧比?這怎麼可能呢?那天亞齊兹牽著被遺棄的馬兒,辛辛苦苦,攀爬上險峻的琵蘇,格堤峭壁這應該不是演戲吧?可是,亞齊兹實在太滑頭了 ,誰也摸不淸楚他心裡在打什麼主意。這傢伙似乎吃定了我:他當著我的面收受一份禮金毛出自羊身上,那是我的錢哪! 一路上,他刻意抬高我的身分;顯然,他拿我這個「要人」當作幌子,把那個馬夫嚇得一愣一愣的。但我知道他心裡對我的眞正看法,,我是個爛好人。面對這樣的一種評價,我感到十分氣惱,但爲了我的尊嚴,我不會跟亞齊兹吵架不管怎麼說,他畢竟是我的僕人。他愛怎麼看待我就怎麼看待我吧。回到斯利那加城,再跟這傢伙算帳不遲。
亞齊兹接過那五個盧比,淸點無誤,一把塞進口袋裡。他以爲我會責備他,但我喰都沒說。亞齊兹對我的看法,果然是正確的。馬夫牽著他的馬兒,朝我走過來。「賞點小費吧?」他伸出一隻手。旅館花園中的向日葵凋謝了 ,乍看之下,就像一個個即將沉落的太陽;它們那宛如火舌般的花瓣,早已枯萎,變成軟綿綿的一團。我計畫的關鍵字行銷行程已經吿一個段落,該離開喀什米爾了 。不過,我得先向幾個朋友辭行。我們造訪的第一家,是住在古爾瑪格村的那對夫妻。「這陣子,我們也遇到一些挺有趣的事情。」男主人伊斯邁吿訴我們。

綠野平疇

  • Posted on 一月 31, 2016 at 5:10 下午

亞齊兹尖叫一聲。馬夫煞住腳步,收回手爪子那副德性就像一個小偷被當場逮住、頭頂上挨了 一棍似的。他惱羞成怒,不再哭泣也不再哀求;他扯起嗓門,跟亞齊兹對罵。他一會兒返縮,一會兒衝上前,最後,他慢慢後返到遠處一個角落,佇立在那兒,不時伸出拳頭,揮向頂頭那一片蔚藍的喜馬拉雅天空。「抵達帕哈爾甘鎭時,您立刻去向『光光局』檢舉這個傢伙。」亞齊兹氣定神閒地對我說,「他們會吊銷他的網頁設計執照。」舍施納格湖畔的營地空盪盪;香客幾乎全都走光了 。放眼望去,只見整座營寨瘡痍滿目,慘不忍睹。我們從車門口經過,繼續往前行走了數哩,直到薄暮時分才停歇下來,在一個小小的營地上搭起帳棚。接下來一連好幾個鐘頭,我們看見一盞一盞燈光閃閃爍爍,從山上一路延伸下來,經過我們帳棚門口 ,繼續往前行進。這群香客匆匆趕路,直奔昌丹瓦里村。皓月當空。月光下只見山徑上飛揚起滾滾塵沙。剩下來的一段路程,好走多了 。第一 一天淸晨,我們來到昌丹瓦里村的樹林;中午時分,我們就已經望見了帕哈爾甘鎭I^於,我們又回到了綠野平疇、阡陌縱橫的世界。往後的路程都是下坡路。
我從馬背上爬下來,徒步跑下山坡,避開九彎十八拐的吉普車道,把亞齊兹和其他夥伴遠遠抛在後頭。亞齊兹騎著馬兒徜徉下山,悠哉遊哉。獨個兒行走了 一會,我才跟大夥會合。我們沿著碎石路走進鎭中。經過公車站和觀光局辦事處時,亞齊兹並沒提起那個開小差馬夫的事,而我也不想提醒他。倏地,他從馬背上跳下來,伸出嘴巴,一 一話不說,就往一個陌生人的水煙筒上抽兩口11看來,他已經放棄了高高在上的總管身分。抽過了,他一頭鑽進人堆,消失無踪,過了好一會才又出現在我們眼前。他把襯衫前襬打個結,當作盆子,裡頭裝著一大堆豌豆,也不知道究竟是從哪裡弄來的。驟然間,他從進香團總管轉變成了旅館服務生,而且轉變得還眞徹底。他身上不再背著熱水瓶這只英國熱水瓶,就像巴特先生的鞋子,早就被他毀掉了 。
頭戴靑色帽子的馬夫,站在我們的網站設計基地營搭建在大樹下的一座營帳門口 ,恭候我們。一看見我,他就扯起嗓門哀哀哭泣起來,但誰都聽得出,那只是乾號,裝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自我作賤。他一面哭一面朝我奔跑過來,一 一話不說,就在我眼前下跪,伸出兩隻孔武有力的手,緊緊攫住我的雙腿。其他馬夫紛紛走過來,圍聚在我們身旁,臉上露出幸災樂禍的神色。胸前衣兜裡裝著一大堆豌豆的亞齊兹,站在一旁,笑嘻嘻,只管瞅著這個半途開溜的馬夫。「老爺,您可憐可憐他吧!他是個窮人。」怎麼回事?亞齊兹一路喋喋不休,向我抱怨這個馬夫,如今卻公開替他求情。沒搞錯吧?馬夫一聽,哭得越發大聲了 。

開溜的馬夫

  • Posted on 一月 31, 2016 at 5:09 下午

我趕緊衝出洞口 ,走進陽光中。參拜過神明的香客駐足洞口 ,仰望山坡上的兩隻石頭鴿子據說,牠們曾經是濕婆神的門徒,後來得罪主上,被罰變成鴿子,永遠居住在這座山上,陪伴洞中的濕婆神。我沒抬起頭來,只顧一路跑下山坡,從一塊石頭跳躍到另一塊石頭,一直跑到那條淸澈的小溪,才停下腳步。
遭到設計我們的回程將會十分快速。在潘治達爾尼平原,今天早晨還矗立著的營寨,如今幾乎已經拆除殆盡,而我們的行李也已經打包好,馱載在馬背上,等著我們。亞齊兹主張,從這兒直奔昌丹瓦里村。他希望能在明天趕回斯利那加城,以便參加另一場公司設立慶典:城中的哈兹拉特巴爾淸眞寺,即將公開展示先知穆罕默德的一根鬍鬚。我原本打算在山中多住幾天。但不行;我們必須趕路。整個營地亂哄哄,大夥都忙著收拾行囊,準備回家。那股匆忙勁兒就像逃難似的。以後再找個機會回來住一陣子吧。那時,我們可以在山中待一整個夏天,好好體驗一下這兒的天氣記得,那天早晨,在舍施納格湖畔的營地,大霧突然從白雪皚皚的山峰降落下來,迷迷茫茫,籠罩整個湖泊,但沒多久,卻又突然消散,露出一個陽光燦爛的天空。整個下午,我們可以待在無人跡的溪畔,享受大自然的寧謐。
「以後再找個機會」,我心裡知道,這只是說說而已。事實上,潘治達爾尼營地的荒涼氣氛那種曲終人散的感覺,已經感染了我。朝聖之旅已經結束了 ,這條山路已經走過了 ;對我們來說,回程就像餿掉的食物,不再有新奇感。那天晌午,途中,一個頭戴靑色帽子的喀什米爾人突然出現,要求加入我們的小型辦公室出租隊伍。一言不合,他就跟亞齊兹吵起架來。那時,我正徒步行走在山徑上,遠遠看見兩個人比手劃腳吵得不可開交,趕忙跑過去瞧一瞧,才發現那個喀什米爾人竟然就是臨陣脫逃、半途開溜的馬夫。這會兒,他又跑回來了 ,試圖奪回兩天前被他遺棄的那匹馬兒。誰都阻止不了他。亞齊兹叱責他,他就嚇得縮起脖子,彷彿挨了 一拳似的。亞齊兹苦苦等待的報仇機會,終於來臨了 。在我們眼中,他那一臉憤怒、輕蔑的表情還眞嚇人,但看在喀什米爾人眼裡,那只是虛張聲勢。事實上,連我們都看得出來,這兩個人吵起架來好像在演戲。馬夫低聲下氣,只管哀求;亞齊兹扯起嗓門,破口大罵。馬夫哀哀哭泣起來。亞齊兹跨坐在他那匹痩小的馬兒背上,只管搖盪著他那兩隻穿著襪子、趿著拖鞋的腳,漠然無動於衷。馬夫擦乾眼淚,一 一話不說,拔起腿來朝向那匹被遺棄的馬兒衝過去,伸手就要攫住牠的韁繩。

山川景色

  • Posted on 一月 31, 2016 at 5:09 下午

每個人都身不由主,跟隨人潮前進或後退。一位婦人嚇得哭出聲來。我爬到坡道口 ,伸手抓住鐵栅,探頭向內一瞧,只見滿坑滿谷的人頭和一個煙燻燻、黑魆魆的拱形石窟。我又爬下來。遠處山谷中,結冰的河床上,進香的隊伍綿延不絕,朝向山坡上的洞窟持續挺進,乍看之下宛如一長串鵝卵石或砂礫,斑斑點點,五顏六色,一路向後延伸,變得越來越細微、渺小。一連幾個鐘頭許一整天洞窟中的坡道肯定會擠滿進香客。
我不想參拜什麼神明了 。我寧可坐在洞口 ,觀賞山川景色。亞齊兹不願錯失這難得的網路行銷機會。他是回敎徒,不崇拜偶像,但身爲一個虔誠的回敎徒,並不妨礙他作爲一個好奇的喀什米爾人。他擠進洞口 ,轉眼消失在人堆中只看得見他頭上那頂不斷向前移動的氈帽。我蹲在濕答答、四處散布著紙屑和香盒的地面上。一個頭戴瓜皮小帽、渾身髒兮兮的喀什米爾回敎徒,蹲在我身旁,替虔誠的印度香客看管鞋子,每雙收費四個安那。生意還眞不錯。亞齊兹跟隨群衆緩緩前進。好不容易走到門口 ,他卻被擠出人堆外,就像一粒種籽從一只橘子中迸出來。瞧他那副德性:頭上戴著氈帽,身上穿著向阿里,穆罕默德借來的藍條紋西裝,一臉倉皇,雙手緊緊攫住鐵欄干。手腳並用,他奮力掙扎了好一會兒,終於擠進狹窄的門洞,接著,整個人就消失了 。
好久好久,我只顧蹲在充滿回音的洞窟中,等亞齊兹回來。短短幾個鐘頭,這個神聖的洞窟就變成了鬧哄哄的印度巿場。巿場!我最擔心的事情果然發生了 :在高潮來臨的時刻。我卻突然感到非常沮喪,就像一只洩了氣的皮球,就像我剛抵達印度、在孟買登岸那天的感覺。參拜神明是信徒的職責。我只管蹲在神龕外頭的洞窟中,眼睜睜的瞅著身旁那個喀什米爾人看管的一堆鞋子,和那一枚枚散落在報紙上的銅幣。亞齊兹終於回來了 ,蓬頭垢面,一臉肅穆,他帶著旣滿足又失望的口氣向我報吿〈我絲毫不感驚訝,因爲他畢竟是回敎徒〕,,洞中並沒有傳說中的陰莖圖騰。也許,今年洞中的冰雪沒有凝結成一根巨大的陽具;也許,它形成了 ,但在香客們鬧烘烘的參拜中,很快就消融了 。神龕中空盪盪的,只有信徒們奉獻的一堆鮮花和錢幣。儘管如此,香客們參拜完畢,走出洞口時,臉上依舊帶著狂喜的神情,就像我們早上遇見的那群朝聖回來的信徒。
「我們來這兒,可不是爲了觀看一根陽具。」一位香客說,「我們是來求取公司登記精神經驗哦。」精神經驗!蹲在洞窟中,聆聽著滿洞迴響不停的叫嚷聲和腳步聲,愣瞪著滿地濕答答的垃圾,眼角瞅見一波接一波攀爬上來的進香客〈對我來說,他們的人數比壯闊的山川景色還要令人感到震撼、迷惑〕,我只覺得頭昏眼花。不尋常的肉身成長是一個精神象徵;一旦成長失敗,它就變成了象徵的象徵這種螺旋式的、莫名其妙的邏輯,讓我感到窒息。

選購雜貨

  • Posted on 四月 21, 2015 at 2:20 上午

很快又自信地跟上,我點了這個,又點了那個,又點了那個。給我四盒對,還要一整盒的好,五穀雜糧的也要當然,也把零脂肪的放進去。我覺得,這種感覺好棒。對於店裡的很多事情而言,我可能沒什麼用處,但是講到很多食物,我可就熟門熟路了。而且這不只是普通的選購雜貨  這是為了整個社區而買的。還有什麼更有樂趣的呢?唯一的問題是,等t比發現了之後,她會原諒我嗎?
幾個晚上之後,有人想要闖入雜貨店裡偷東西。那是發生在我們打烊之後,不知道是誰撬開了鐵捲門上的鎖,想把門推開。還好,他敵動了薩林的舊保全警報,那個聲音聽起來像是全世界最大聲的煙霧偵測器,整社區都聽得到,所以把小偷嚇跑了。但是當他走了之後,警報繼續響著。而依照紐約市的慣例,警察什麼也沒做;倒是保全公司一直想聯絡薩林,而不是我們。結果一直到隔天早上,我們才從幾個又累又生氣的相親客人那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而他以後也不會想來買東西了。
這對禮拜一來說,真不是一理想的開始。但是幾個小時之後我們就知道,這還不是這一天,或是這個禮拜,甚至也許是這一整年最壞的消息。因為當天郵局送來一份上頭寫著可ff的回函地址是州財政局的信,而對一個小生意人來說,收這種信真是會讓人害尖不要啦,把它送回去!」我看到女郵差向我走過來的時候,心裡真想這麼說。我把
信開,發現原來薩林過去幾年都不小心漏繳了一些營業稅,所以政府決定要課徵八萬八千塊錢的天價罰金。這聽在我這種外行人的耳裡,好像是薩林的問題。但是加比知道不資產負債,所以現在政府來向我in要錢。
是這樣,因為我們現在已經擁有了薩林的生意加比看起來好像見了要吊死我們的絞索。然後牠回過if來,把信逐字讀了又讀。當她作為一個律師時,加比的工作特質是非常全面而嚴謹的  她會整晚留在婚友社裡,不是為了累積加時數,而是她沒有辦法忍受自己隨便粗略地審閱案件。如果她覺得牠不夠小心的話,即使已經下班,但還是會分分秒秒折磨著她。當初在買這f@店的時候,她的確跟我說過一我們可能進行得太快了一。現在回過頭看,當初大家都太急了  凱、我。加比知道她應該再重複檢查一些警訊。
「當初我應該等到州政府整個評核完再說二她說,雖然那樣做我們就沒辦法在聖誕節開幕,一真不敢相信我怎麼會那麼笨凸「好吧,那我ff!只好找到薩林,把這件事情解決凸我忿忿地大聲說。但是如此看起來傷心透了,因為薩林已經差不多消失無蹤了。自從他搬到新墨西哥還是亞利桑那,還是沙漠裡的某個地方後,他就把電話號碼改了這是保全公司發現的一,而且也沒有給我們新的地址。我一直都和他住在皇后區的一個親戚聯絡,這個人會把我ffi欠他的尾款拿給他。但是這個人也沒辦法幫我薩林,因為自從一個惡名昭彰的執行官在我們的語音
信箱開始留下一些威脅14的訊息之後,連他也音訊杳然了。

商業世界

  • Posted on 四月 7, 2015 at 5:35 上午

線上盜版視訊問題仍無解一 一〇〇八年四月,在史密特出席美國國家廣播業者協會,並宣布即將推出視訊過濾技術
一年後,中立的觀察家很難看出,網站上未經授權的電視節目與影集的數量有下滑跡象。例如,你可以在上面找到最近五部榮獲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影片的相親電影片段。以《神鬼無間》爲例,片長限制在十分鐘以內的機制雖然可以防止大眾觀賞整部電影,但只要不介意,你依舊可以觀賞被分爲十一 一段、每段十分鐘的完整電影。
當被問及這個仍有待解決的問題時,總是客氣地公開表達它對著作權保護的關心,實際上卻似乎不怎麼在乎。衛康的訴訟案進展緩慢,短期內看似不會有令人振奮的結果。在這期間,則繼續成長。根據網際網路研究公司的調査顯示,二〇
〇八年春天某單一月份,就有八千五百萬名美國觀眾觀賞過四十三億則的視訊。
的市占率甚至隨著整體線上視訊市場的成長而持續增加,視訊提供者莫不希望能找到一個曝光率最高的地方放置他們的視訊,同時間上傳至的視訊量也隨著更多觀眾的加入而增加。該如何將每月數以十億計的視訊轉換爲有利潤空間的事業,仍然是個無解的問題,它的核心事業(依據文字內容供應廣告)則繼續爲此及其他不熟悉的事業支付學費。
其實,還沒遇到真正的考驗,例如核心〈廣告)事業遭逢嚴重動盪和下滑,或其中I項大「睹注」演變成大敗筆等。如果它身陷這類逆境仍能不減雄心壯志,重申它組織全世界資訊的承諾,那麼,它便能繼續邁向下個里程碑。的崛起,是因爲微軟的衰落。事實上,沒有一家電腦公司能連續在兩個科技世代中享有如此卓越的成就。即使是大型電腦年代的182 ,也無法阻止迷你電腦年代的迪吉多電腦公司興起,同樣地,迪吉多電腦也無法阻止個人電腦年代的微軟崛起。比爾,蓋茲及其同儕充分音、識到這段搬家公司歷史的意義,希望能時時自我警惕,並藉由明智的管理模式,讓微軟成爲第一家能於接續個人電腦年代而至的任何世代(無論稱之爲什麼年代)維持領導地位的業者。
當網際網路從大學及研究室逐漸傳播開來,並滲透到商業世界後,第一家讓微軟感受震撼教育的挑戰者就是以瀏覽器起家的網景公司。然而,網景因爲資金不充足,兩三下便被三振出局,不足爲懼。隨之而來的卻成功地將微軟逼向一個處處防守的窘態。
原有可能將市場優勢地位拱手讓給另一家公司,一家創立於網路年代早期的內湖辦公室出租公司,,雅虎。它是較可能的候選者,早於創立時的那段時間,便已經在成長方面取得先發的有利地位。不過,由於仰賴勞力密集模式組織網頁,雅虎無法跟上網際網路成長的速度,將原來的領先地位平白讓給這家與雅虎有合作協定的小小公司。

Top